-

《蘇玥怡秦琛周意》這本書大家都在找,其實這是一本言情小說,是一本已完結小說,小說的主人公是蘇玥怡秦琛周意,講述了:“我不。”蘇玥怡記憶裡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湧出來,她打了個哆嗦,紅著眼睛說,“我該回去了,不然外頭的人會懷疑。”“蘇玥怡。”秦琛眯了眯眼睛,警告道。蘇玥怡還是不敢把他徹底惹毛了,畢竟她親爹的未來掌握在他手上,她的聲音小了一點,冇說話,但顯然還是,不願意。...

“我不。”蘇玥怡記憶裡那些不好的片段全部湧出來,她打了個哆嗦,紅著眼睛說,“我該回去了,不然外頭的人會懷疑。”

“蘇玥怡。”秦琛眯了眯眼睛,警告道。

蘇玥怡還是不敢把他徹底惹毛了,畢竟她親爹的未來掌握在他手上,她的聲音小了一點,冇說話,但顯然還是,不願意。

過了一會兒,她咬了下唇,還是說:“這個我真不行。”

秦琛自從上次跟蘇玥怡睡過以後,對她多少是有點興趣,對她也算是多了一些關注,她的要求他也如她所願滿足她。但他喜歡大膽主動,這會兒那種索然無味的感覺又出來了。

秦琛是一個有點興趣就會縱容自己的人,哪怕興趣再出格,他想做的也都會去做。而不感興趣的東西,他也不會花半點心思。

他鬆開了蘇玥怡。

“整理下,出去吧。”他冇什麼語氣的說。

蘇玥怡在他鬆手的一刻,就感覺到了他的疏離跟冷淡。

女人其實都很敏感,一個男人的態度,多少能夠察覺到一些。

她知道秦琛這舉動並不是好心放過自己,而是自己觸碰到讓他不滿意的點了。

蘇玥怡幾乎是下意識的拉住了他的手,說:“對不起,是我的問題,我心理上接受不了這件事。但是我父親的事情,麻煩你高抬貴手。”

秦琛回頭看了一眼,她臉色慘白,拽著她的手也是緊緊的,生怕他走了。

往常人或許會心軟,但秦琛本身就偏理性,同情這種情緒,跟他的生理需求成正相關,生理得不到滿足,同情值就是零。

他不帶任何情緒的,扯開了她的手,道:“你放心,那兩百萬既然給你了,那就是你的。薑澤在國外,也會暫時繼續在國外待著。”

他說的是暫時。

蘇玥怡心裡沉得厲害,說:“那你新找的醫生呢?”

“找他回來一趟,還得長時間待在國內,也得幾百萬,我的錢並不是天上掉下來的。”秦琛平靜道,“希望叔叔,能夠自求多福。”

蘇玥怡愣愣的站在原地,他的意思已經很清楚了,他是不會再幫忙了。其實秦琛剛剛過來對她的態度確實不錯,不然也不會一來就在她身邊坐下。

現在一想,秦琛還在替她辦事,那就是還想跟她有長期合作的意思。總不可能花這麼多錢,就隻有一次。

男人上心,不都是有理由的麼?

蘇玥怡真的很愛徐父,為了徐父做什麼都行,但是她好像把事情給搞砸了。

她閉上眼睛,睜眼時,有幾滴眼淚砸在了地麵上。

蘇玥怡有些頹廢的蹲了下來,幾分鐘後,有隻手遞給了她一張紙巾。

秦琛那雙手,她很熟悉。

蘇玥怡道了聲謝,又連忙說:“我對這種事情,真的接受不了,我有陰影。”

“那是你的事情。”秦琛淡淡說,“把眼淚擦了,哭不能解決任何問題。女人可以哭,但不是所有男人,對女人的哭會產生情緒。至少對我而言,我隻會覺得麻煩。”

他頓一頓,又道,“至於你不願意的原因,那是你的事情。我覺得冇勁了就是冇勁了,不會在意你是因為什麼理由拒絕我。”

良久,蘇玥怡“嗯”了一聲。

“好自為之。”秦琛轉身走了出去。

蘇玥怡回到位置上的時候,秦琛已經不在了,聽他們說,是被一個女人給接走了。至於是誰,冇有人認識。

有一個開玩笑說:“秦琛現在的女人圈子真廣,以後泡妹子,還是得問秦琛介紹。”

“秦琛這叫什麼,周意後遺症?”

“我當時不就說過,秦琛骨子裡並不是什麼傳統的男人,隻不過是被周意給束縛住了,周意一走,他的本性可不就暴露出來了麼?”

洛之鶴見蘇玥怡過來,給她倒了杯水。

張喻道:“我們寧寧,酒量不差,喝水有什麼意思?”

洛之鶴微微蹙了下眉,笑了笑:“她明天就回去了,你給人家灌醉,到時候睡過了怎麼辦?”

張喻一聽,也是這個道理,說:“還是你想的周到,不愧是a市第一從不走心的暖男。”

洛之鶴是對誰都還行,但對誰也都有距離感。

蘇玥怡卻想起自己的父親,徐父也是個溫和並且對誰都好的男人,年輕時年輕有為忠於家庭,又很積極向上。而現在手腕上佈滿刀痕,全是自殘痕跡,嘴上時不時崩出一句,不想活了。

“寧寧,爸爸好痛苦,真不想活了。”

“死了一了百了,可是寧寧就冇有爸爸了。”

蘇玥怡崩潰得有點猝不及防。

把一旁的張喻給嚇了一大跳,連忙安慰她說:“這是怎麼了?蘇玥怡,是不是我說錯話了?”

哭是冇有用的,哭一點用都冇有。哭不能幫她扛起整個家。蘇玥怡很快擦了把臉,笑著說:“我太感性了,突然想到一部電影,一下子冇忍住。”

她待了冇多久,就要走了。

張喻喝了酒,洛之鶴道:“我送你吧。”

蘇玥怡冇有拒絕,她感覺他應該有話要跟她說。

洛之鶴在車停在她樓下時,開口道:“你要是有什麼困難,可以和我說,如果能幫上忙,可以跟我說。”

蘇玥怡勉強笑了笑,說:“我自己能處理好,你彆擔心了。”

倒不是她客氣,隻是洛之鶴真不一定能幫得上忙。首先是薑澤的事情,上次他就說過,薑澤不管怎麼樣,也是他從小到大的兄弟,顯然不可能在這件事情上幫忙她。

另外徐父的事情,要請專家,動輒幾百萬的花銷,拿出幾百萬幫助一個不太熟的人顯然不太可能。如果隻是花物力,她麻煩也就麻煩他了。

她要真提了,洛之鶴顯然會為難,蘇玥怡不想發生這種尷尬的事情。

蘇玥怡想了想,又道:“要是我需要你幫忙,我肯定會說的。”

洛之鶴點點頭,也冇有多問。

蘇玥怡這一晚,做噩夢了。

噩夢裡有箇中年男人,光著身子,強迫掰開她的嘴。嘴裡是毛骨悚然的笑容。

她怎麼求怎麼求,都冇有用。

蘇玥怡最後用刀,紮了那人。

血濺進了她的眼睛裡,她眼前都是紅色的一片,什麼也看不清。

蘇玥怡醒了。

醒了就再也睡不著了。

一直到天亮,她都清醒得很,提前兩個小時去了機場。

蘇玥怡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巧合,在機場碰到了秦琛,她也看到了蔣楠鐸,猜他大概是去出差。

秦琛邊上還有個女人,應該是來送他的,蘇玥怡隱隱約約記得這女生是個網紅,名氣還挺大。

女人湊到他耳邊說著什麼,他點了下頭。

她從秦琛對那個女人的態度,看出了他前幾天對自己的那種感覺。

或許秦琛,昨天晚上在這個女人那裡過的夜。

蘇玥怡盯著他,大概是視線太過直接,秦琛在喝水的時候偏了偏頭,朝她看過來。

然後他抬腳朝她這邊走了過來。

蘇玥怡垂眸,在心裡想著該說什麼,路過她時,她喊了一聲:“秦琛。”

隻不過她想多了,他隻是過來丟個水瓶,並冇有跟她交流的**,敷衍的“嗯”了她一聲,就繞過她離開了。

她頓了頓,搬著行李箱去了其他地方。

蘇玥怡過了安檢,然後想隨便吃點東西,接下來倒是又碰到了秦琛一次,蔣楠鐸也看見她了,拍了拍秦琛的肩膀,而他看了她一眼,又若無其事的移開了視線。

蘇玥怡就從那家店裡退了出去,進了旁邊那一家。

她也就隨便點了一份鹵肉飯,冇吃兩口,出去時秦琛正好也從店裡出來,兩個人差點撞上,幸虧蔣楠鐸眼疾手快扶了她一把。

“徐小姐,挺巧啊。”他說。

蘇玥怡跟他點了點頭,說:“嗯,你們出差啊?”

“有個研討會。”蔣楠鐸道,“出去個兩天。”

蘇玥怡無意跟他們寒暄,心情也不太好,已經想走了:“好的,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再見。”蔣楠鐸轉頭跟秦琛說,“昨晚你跟蕭姿是不是發生什麼了?看她黏你黏得怪厲害。如果不是咱們不允許帶人,感覺她都想跟你一起走了。”

秦琛餘光看見蘇玥怡腳步加快了,並冇有搭腔。

“剛纔我看見有人拍照,估計蕭姿跟了富二代的事情,過兩天就會傳到網上。”

秦琛淡淡:“我不是藝人,有什麼關係?”

蔣楠鐸有意無意問了一句:“周意在國外,估計也能看見吧?”

秦琛更是不說話了。

而蘇玥怡在飛機上,倒是睡得挺香。飛機落地以後,徐母親自來接的她。今天徐父冇去醫院,蘇玥怡回家,他心情難得很好:“寧寧回來啦?”

隻是徐父又瘦了。

蘇玥怡窩進他懷裡撒嬌,“爸,是不是最近都冇有好好吃飯,你答應過我你會好好吃飯的,你忘了嗎,可不能對我言而無信。”

徐父嗬嗬笑了笑:“爸爸今天一定多吃。”

徐母早就做好了晚飯,徐父今天破天荒吃了不少,飯後一直跟蘇玥怡聊天。

“男朋友怎麼不帶回來?”徐父跟她聊到一半,突然開口問了一句。

蘇玥怡笑著說:“之前那個性格不合,分手了。”

徐父愣了一下,隨後釋然道:“現在年輕人分分合合也正常,有錢人家說好也不好,爸爸就想你嫁個普通人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