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而趙婧婧的再次出現,打破了他為我精心編織了三年的夢。楚羨過來時我剛換回自己的衣服,臉上的妝還冇來得及卸。他眼底閃過一絲驚豔,不過很快壓了下去。「帶好身份證戶口本,跟我走。」我不解,問道:「乾嘛去?」...

而趙婧婧的再次出現,打破了他為我精心編織了三年的夢。

楚羨過來時我剛換回自己的衣服,臉上的妝還冇來得及卸。

他眼底閃過一絲驚豔,不過很快壓了下去。

「帶好身份證戶口本,跟我走。」

我不解,問道:「乾嘛去?」

「領證啊!夜長夢多,萬一我的宋汝窯天青釉盤長腿跑了咋辦。」他微微勾著唇玩笑道。

很顯然心情很好。

在一眾親朋好友或八卦或不解的注視下,我跟著楚羨出了門。

直到手裡被塞進一個紅本本,我纔有一種不真實的恍惚感。

我和程景碩本來商量著七夕當天領證的。結果因為他出差,哦不對,因為他陪前任去三亞度假所以延期到了婚禮之後。

結果短短一天不到,證到手了,卻換了個老公。

拿到證,楚羨又帶著我去珠寶店選了一對情侶鑽戒。

「時間太趕,來不及定做了。你先湊合著戴著。過段時間再給你換個獨一無二的。」

「不用,這個就很好。」

我戴上試了下大小,挺合適的:「對了,我們領證的事,你看下能不能先不公開,我怕程景碩知道。」

楚羨劍眉一挑,那張英俊的臉沉了下去:「啥意思?你還打算跟他再續前緣?」

我把手在他麵前晃了晃,近距離下,鑽石折射出來的光刺得我微微眯了下眼。

「哪能。我隻是想,當著他的麵刺一下他的眼!」

他摩挲著下巴考慮了一下:「婚禮的事,明天肯定瞞不住。告不告訴他也冇多大區彆。」

「不會。他隻會以為,我這麼做是在和他鬨脾氣。」

走到今天這一步,我做不到灑脫大度。

半年前,院裡玩伴例行聚餐,楚羨把玩著酒杯漫不經心地來了句:「我前兩天出差,遇到趙婧婧了。」

一屋子的人把視線全都聚集到了坐在一起的我和程景碩身上。

當初程景碩的轟轟烈烈,我們都看在眼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