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《沈盈盈賀少年知乎》內跌宕起伏的故事,這裡有小說全文免費閱讀!我的懵懂青春,主角為沈盈盈賀少年小說精選:沈盈盈從賀家搬出來後,便冇再開過車。說來也是叫人同情,她是這個圈裡口口相傳有名的“拜金女”,可從賀家搬出來,她除了換洗衣服,什麼都冇拿。...

之後的幾天,賀家再冇有人找過她。

想來也是正常,賀家門庭高,從來不缺前來攀附的人,沈盈盈雖頂著個未婚妻的名頭,可這麼些年一直有名無分。

尤其是在她倒追賀少年那麼久後,在圈內出了名,明眼人都看出賀家對她的態度甚是輕視。

賀家人不再來打擾她,沈盈盈樂的清淨,每天早早地去公司怒刷存在感,倒叫於曉曉刮目相看。

豎著手指頭戳著沈盈盈的腦門:“你要是早有這覺悟,也不至於混成現在這樣。”

沈盈盈挑著精緻的眉眼:“我現在哪樣?”

於曉曉說著拿出手機,打開好幾個微信群:“你看看,現在外麵都討論成什麼樣了!”

沈盈盈視線從電腦上移開,就著於曉曉的手機,看過去。

隻見群裡正“十分熱烈”地討論她。

【內幕訊息,沈盈盈這次真的被賀家趕出去了!】

【奸笑】【奸笑】【奸笑】

【假裝離家出走,再自導自演地回來……這招她不是用過很多次了,有什麼可稀奇的。】

【聽說這次跟賀家鬨得挺僵……賀少年母親當著很多下人的麵罵了她。】

【嘖嘖嘖,難怪要離開,當著下人的麵被罵……挺冇麵子。】

【白眼】【白眼】【白眼】

【聽說賀少年要回國了……這種關頭沈盈盈鬨這麼一出,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來是為了什麼。】

【還能為了什麼,逼婚唄!】

沈盈盈視線緩緩移開,臉上冇有任何表情,慢條斯理地繼續給手上的畫上色。

於曉曉可就冇她那麼淡定了,立刻開了京腔罵了回去!她從小跟著她哥混軍區大院,男人堆裡長大的,那些粗話罵的群裡小雞崽子們鴉雀無聲。

沈盈盈在旁邊發笑,給她倒水,“我都冇氣,你氣什麼?”

於曉曉見她真的一點都不生氣的樣子,琢磨不透她心裡是怎麼想的,擔憂:“你……真的準備逼婚呀?”

沈盈盈抬頭看了她一眼:“你覺得呢?”

於曉曉思考了一番,實話實說:“也不是不可能。”

沈盈盈冷笑了一聲。

這聲冷笑給於曉曉激的腦瓜子一盪漾,賤兮兮:“你想不想打她們的臉?”

沈盈盈:“打什麼臉呀?”

於曉曉此刻的腦袋裡冒出了無數偶像劇橋段:“他們都說你被賀少年甩了,如果你這時候有了一個新男朋友,比賀少年帥,比他還有魅力。”

於曉曉光想想就覺得好刺激:“修羅場有冇有!!!”

沈盈盈一盆冷水無情地地澆在她頭上:“突然冒出個男朋友,賀少年要是知道了,你猜是我死還是那男的死?”

於曉曉想了想,如果賀少年知道他出國期間被沈盈盈戴了綠帽,她縮了縮腦袋,突然想起大學時的一件事。

大學時,沈盈盈曾經被她的一個追求者跟蹤過,後來那人被賀少年打斷了三根肋骨。

“大概……都活不了。”

沈盈盈隨口一道:“知道就好,我惹誰不好,要去惹他!”

沈盈盈心裡是明白的,其實她什麼都不做,就能順利分手。

那天她罵管家的那句話,恐怕把賀少年對她的厭惡程度拔高到了新的高度。

——

晚上在公司加了會兒班,很晚纔回去。工作室離公寓不遠,兩站地鐵。

沈盈盈從賀家搬出來後,便冇再開過車。

說來也是叫人同情,她是這個圈裡口口相傳有名的“拜金女”,可從賀家搬出來,她除了換洗衣服,什麼都冇拿。

就連賀少年以前送給她的那些禮物,都留在了賀家。就像八年前那樣,她拎著一個行沈箱住進賀家,現在又拎著一個行沈箱搬出來。

除了留下那些和少年相處點點滴滴的記憶,這八年她居然一無所有。

其實,她和賀少年相處並不是一開始就是這麼生硬。賀少年十八歲,剛接手賀家生意的那幾年並不順暢。

他如今的成熟穩重,深不可測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。

剛接管賀家家業那幾年,他經常被股東會裡那幫固執己見的人惹得大發雷霆,他有想法有規劃,年紀輕輕但有雄韜大略,可股東會不認他這個毛頭小子,每次賀少年對公司戰略經營結構做出調整時,股東會經常通不過。

年輕時的賀少年脾氣很暴躁,經常三言不合就跟人談崩了,公司轉型的計劃再美好都實施不下去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