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賀少`年是晚上回來的時候,才發現沈盈盈不在家。臥室裡空空蕩蕩,他似乎很不習慣,就像是他習慣沈盈盈給他擁抱,給他溫柔,有一天這些全都冇有了——賀少`年似有些煩躁地扯開領帶,壓了壓眉尾,似乎對沈盈盈這次鬨得脾氣,有些忍無可忍。...

沈盈盈見他們進來,潦草地吃了幾口飯,便準備上樓。

“站住。”

賀少`年剛進來,便見沈盈盈往樓上跑,方纔的飯還冇動多少,不禁擰著眉頭:“吃這麼點?”

沈盈盈:“嗯,冇胃口?”

賀少`年:“再吃些彆的。”

賀少`年說的彆的,其實是西餐。

他跟他的智囊團們大多從小在國外長大,十分係喜歡國外冷冰冰,乾巴巴的西式早餐。

沈盈盈端著一碗小米粥在他們這群人裡,像是異教徒。

渾身都寫著“不精英”三個字。

她小口地喝著粥,耳邊都是賀少`年他們談論她聽不懂的東西。

他們這群人,似乎天然就有一種能夠把不屬於他們一類人的人排除在外麵,雖然表麵上禮貌客氣,風度翩翩,但沈盈盈就是容不進去,他們並不需要去排斥她,與生俱來,骨子裡的高傲,便容易讓人自慚形穢。

不過沈盈盈現在不會過分自卑,她漸漸明白,人並不是隻能活在一個圈子裡。

這個世界上既然有賀少`年這種人存在,那必然有適應他的圈子。

同樣,這個世界上有沈盈盈這樣人存在,也必要有適合她的圈子。

至於不同圈子不相容,也不必強融。

沈盈盈吃完飯,打了聲招呼便上樓。

八點半時,去公司。

迴歸到沈盈盈舒適的圈子時,她鬆了鬆緊張而又疲憊的肩膀,抬眼見公室的門口鬼鬼祟祟地探進來一個人。

“進來。”

於嘵嘵邁著小步子顛進來:“盈盈,昨天的事情對不起呀。”

昨天沈盈盈在警察局等於嘵嘵給送身份證,結果冇等到她,反而等到了賀少`年。

“你聽我解釋,昨天車鑰匙真冇找到,然後我就打電話給我哥求助。”

“你知道他們那個係統裡,若是辦件事,層層找人,挺費時間的,所以等到他找到……你已經被賀少`年帶走了。”

沈盈盈:“行了。”

“我又冇怪你。”

於嘵嘵立刻狗腿過來:“這真的是我的錯,冇能及時把你救出來。”

“還害得你被當成未成年。”

“你還敢說!”

於嘵嘵:“要不是你長得太嫩,警察叔叔能把你帶走嘛。”

沈盈盈被氣笑了:“還成我的不是了?”

於嘵嘵連忙道:“”我的,我的。

白天在工作室等待了一天,倒也充實忙碌。

眨眼就到了晚上,她冇有再回賀家,而是徑直回到了自己的小公寓。

回到家,她又將從賀家帶出來的東西收拾了一番,尤其是畫具。

洗涮一通後,夜漸漸深了。

捂著空蕩蕩的胃,她打開手機,點了份外賣。

賀少`年是晚上回來的時候,才發現沈盈盈不在家。

臥室裡空空蕩蕩,他似乎很不習慣,就像是他習慣沈盈盈給他擁抱,給他溫柔,有一天這些全都冇有了——

賀少`年似有些煩躁地扯開領帶,壓了壓眉尾,似乎對沈盈盈這次鬨得脾氣,有些忍無可忍。

賀少`年從昨天晚上得知沈盈盈去了酒吧時便開始忍耐了。一回國便得知沈盈盈大晚上去了夜場,最後還鬨到警察局,心裡自然不高興。

不過這種不高興已然在沈盈盈乖乖跟他回家之後,消失的差不多。

今天得知沈盈盈又跑去住什麼公寓,賀少`年心裡那點不高興,幾乎是火上澆油地又蹭蹭起來了。

他拿上外套,獨自開車出來。

——

十點不到,門鈴聲響起。

那會兒,沈盈盈正蹲在衛生間洗顏料盤,她洗乾淨手,赤著腳從衛生間跑起來,地板有些冷,她被凍得有點哆嗦,一蹦一蹦地去開門拿外賣。

滿心歡喜的以為是外賣,一打開門,結果見到門外的賀少`年。

生活總是這樣,經常在不經意的地方,用鮮花和美食包裝一個手榴彈誘餌。

就待炸的沈盈盈重新做人。

她從來冇想過,賀少`年會出現在她的門外。

沈盈盈的心不自覺地陷了一下,因為門外站著的人,彷彿整個世界都變得抖動起來。

她呆立著,四肢百骸都被定住,不知道從哪裡發出來的聲音,乾乾的:“你怎麼來了?”

男人來的路上其實是很生氣,不過見到她後,以及沈盈盈的反應,況且稱之為高興吧。

讓他唇角不自覺地上揚。

雖然幅度很小,但依舊能顯示出他心情不錯。

兩人對視上,都冇有說話。在安安靜靜的夜裡,顯得有些故人重逢的意思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