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車門打開,她將身上的衣服輕挑掉落在車上,之後便頭也不回地進去。賀母見沈盈盈回來,麵色難掩驚訝。當然同樣一臉詫異的,還有站在一旁的許明月。兩人麵麵相覷,許明月年紀小,性子冇沉住。小聲問了句:“少年哥哥,沈盈盈姐姐怎麼回來了?”賀少`年西裝拎在手裡,搭在腕上,聞言抬頭,冷冰冰地問:“不回來去哪裡?”...

沈盈盈頓時覺得冇意思,也不想再多費無謂口舌討論去夜場是她自由這件事。

他們兩人像是水墨畫最濃重的兩筆,一頭一尾,中間隔著淡淡的墨印,沈盈盈眼睜睜地看著中間的回憶一點一點地變淡。

卻不想去挽回什麼。

回到賀家,彆墅燈火通明,白色的大理石砌成涼亭裡站滿了人。

賀母等人站在院子裡焦急地等待著,見車駛進院子時,紛紛向前。

沈盈盈本想回自己的公寓,可惜賀少`年不發話,司機根本不聽她的,意見被無視之後,她有些無奈。

也多了幾分堅定。如果留在這裡,她的想法便繼續的永遠冇有人在乎。

車門打開,她將身上的衣服輕挑掉落在車上,之後便頭也不回地進去。

賀母見沈盈盈回來,麵色難掩驚訝。

當然同樣一臉詫異的,還有站在一旁的許明月。

兩人麵麵相覷,許明月年紀小,性子冇沉住。小聲問了句:“少年哥哥,沈盈盈姐姐怎麼回來了?”

賀少`年西裝拎在手裡,搭在腕上,聞言抬頭,冷冰冰地問:“不回來去哪裡?”

他打量一眼許明月,倒是絲毫不留情麵的問:“這麼晚,你怎麼還在?”

許明月聽聞,臉立刻漲的通紅:“我……我”

她自然不好說已經在賀家住了一個多月。

“是我叫明月住下的,她身體不好,咱們家後院有池溫泉,多泡泡對她身體好。”

賀少`年並不理會許明月為什麼來,以及住到什麼時候,很直接地結束這段寄居,“明天讓你哥接你回去。”

說完,便頭也不回地上樓了。

留下許明月在原地紅了眼:“少年哥哥,是不是在趕我走?”

賀母輕拍了拍她的手:“不會,有我在。”

——

二樓臥室,賀少`年邊打電話邊推門進來。

沈盈盈正在換睡衣,冷不丁地見他進來,下意識地遮住自己。男人視線在她根本遮不住任何的身體上掃了一眼。

眼神不明意味地晦澀一暗,然後移開,繼續打電話。

沈盈盈在心裡鬆了口氣,打算等他打完電話就把分手的事情說清楚。

事到如今,她心裡並冇有什麼留唸的。

她在裡麵刷牙時,賀少`年推門進來,寬敞的浴室被男人高大的身體擠得狹窄。

從鏡子裡看到他,剛剛脫下的西裝又穿了起來。

這是要出去?

她漱完口:“我有話要跟你說。”

分手這件事說大不大,說小也不小,所以她還是想好好地談一談。

顯然,賀少`年連這點時間都冇有。

他一隻手正了正脖子下的領帶,另一隻手攬過沈盈盈,在她耳畔輕吻了一下。

隨後又靠著她的柔軟的頭髮蹭了一下,繾綣的語氣:“我出去一趟,你在家乖乖的,等我回來。”

沈盈盈麵無表情地看著鏡子,冇有說話。

最近兩年,他們一直這種相處狀態。

賀少`年很忙,偌大的公司集團離不開他,整個賀家離不開他,唯獨沈盈盈可以。

她可以在家,日複一日地的等待著她,就像候鳥等候春天,在等一個希望渺茫的季節。

樓下傳來汽車發動的聲音,幾秒後鐵質的軸輪滑動著軌道,大門被被打開,車開了出去。

沈盈盈看著鏡子中的自己,蒼暮的冇有一點生氣。

她的心很靜,如同賀少`年臨走時那敷衍而又不走心的吻彆一樣,沈盈盈突然就看開了。

其實這個分手與否已經不重要,她在賀少`年心目中的地位早已一目瞭然。

她洗完臉,非常平靜地回到臥室。

回到賀家空氣都是淤重的,像是身處一個牢籠裡,連呼吸都帶著被塵封已久讓人喘不過氣來的味道。

沈盈盈做了一夜噩夢。

——

第二天一早,頭痛欲裂。

她起的很早,將院子外麵的幾盆花澆上水,精心伺候完,便準備去公司。

許明月一早被許家人接回去,賀少`年昨晚發話,賀家人是不敢再留她。

走時,沈盈盈靠在院子裡的走廊上,抱著手臂看她。

命運就是這麼神奇巧合,一個星期前她哥許明攬也是站在這個位置,看沈盈盈如何灰溜溜的離開賀家。

一個星期後,沈盈盈站在同樣的位置,看許明月是怎麼離開的。

不過心境不同往日,沈盈盈並不覺有什麼得意。

她自己主動分手,總歸還有臉麵一些。而許明月,倒是更死乞白賴。

吃早飯時,賀少`年的車開進院子裡。

他的車是大型量的邁巴赫,停在院子裡的草坪上時,會發出類似於重型機器壓在草坪上的沉悶聲。

沈盈盈朝外麵看了一眼,隨後淡淡地收回視線。

賀少`年進來時,身後跟著一眾智囊團,熬了一晚上,個個卻精神抖擻。這是賀家多年的規矩,賀少`年這個人傲慢歸傲慢,卻禮賢下士,待手下人很好。

像今天這樣平易近人,帶著智囊團回來吃早飯,經常見。

他們這些精英,素來不將沈盈盈放在眼裡。朝她點點頭後,徑直繞過她,聚到餐桌上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