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她無意識地重複著下滑的動作,突然,一條新動態顯示出來。一張女生自拍視角的合照闖進視線,圖片上,易夢歪頭靠在傅明遠肩上,一臉甜笑。阮凝腦子轟地一下炸開,下麵評論傅續出現評論——“恭喜傅哥成功脫單,祝福祝福!”“傅哥瞞了這麼久,終於捨得讓我們看看嫂子了!”...

傅明遠點了點頭:“好,聽學姐的。”

這一幕,悉數落入阮凝眼底。

她眼睜睜地看著傅明遠轉身,任由易夢挽著手臂離開。

直到兩人身影消失視線,她還冇緩過神來。

站在她身旁的夏安冉捕捉到好友臉上表情,二話不說將她拽向儲物間。

房門一關,夏安冉的質問便脫口而出:“你和傅明遠分手了?”

阮凝愣了瞬,抿了抿唇:“冇有。”

“冇有?那他剛剛怎麼和學生會的易夢那麼親密?”夏安冉語氣震驚,似想到什麼,又憤憤道,“這種小男生就是心性不定,當初他追你我就……”

阮凝知道夏安冉接下來要說的話。

畢竟自己跟傅明遠同在計算機係,她是大三的學姐,傅明遠是大一的學弟。

這段戀情從一開始就不被人看好,包括她自己。

即便如此,麵對傅明遠的追求,她還是不可救藥的沉淪……

阮凝斂了神,出聲打斷:“你彆這樣說他,他不是這樣的人。”

話落,她滯了片刻,又似是說服了自己般艱澀開口:“易夢是學生會主席,傅明遠剛進學生會,他們有交集很正常。”

看她這副自欺欺人的模樣,夏安冉勸阻的話頓時嚥了回去。

默了瞬,她隻說了句:“行吧,你不覺得委屈就行。”

“嗯。”阮凝幾不可聞地應了聲。

夏安冉冇再多說什麼,搡了她一把:“走走走,乾活去。”

說完,她率先離開了儲物間。

冇多久,阮凝也走了出去。

直到夜色瀰漫,奶茶店裡的熱鬨才漸漸散去。

等到打烊,收拾好一切已快十點。

阮凝拿起手機檢視,鎖屏介麵毫無動靜,她給傅明遠發去的微信都石沉大海。

冇有迴應。

愣神之際,夏安冉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:“凝凝,這麼晚了,你家傅明遠該在來接你的路上了吧?”

冇等她靠近,阮凝悄悄熄屏了手機。

她裝作無事的樣子,扯了扯嘴角:“他還在忙,我冇讓他來。”

不等夏安冉開口,阮凝便起了身:“先走了。”

說完,她拿起椅子上的包包,徑自離開。

夏安冉看著她纖瘦背影,暗暗歎了口氣:“傻女。”

霓虹閃爍的街道,阮凝拖著落寞的影子,緩緩朝著公交站走去。

冷寂的夜風吹過,她下意識縮了縮肩膀,不由加快腳步。

末班車在身旁停下,阮凝快步上了車。

偌大的車廂裡,空無一人。

她習慣性地找了個靠窗位置坐下。

剛跟傅明遠交往的時候,他們經常坐這趟車往返學校。

彼時的甜蜜還在眼前,可轉頭看向旁邊空蕩座位時,一切都煙消雲散。

車不停地向前行駛著,輕微的顛簸感傳來,讓阮凝的心懸在半空。

她打開握在掌心的手機,再次給傅明遠發了條微信——

“你到家了嗎?”

車子過了兩站,眼看快到目的地,傅明遠仍然冇有回覆。

阮凝看著男人的微信頭像,失神地點進了他的朋友圈。

重新整理了下,依然是熟悉的三天可見。

她無意識地重複著下滑的動作,突然,一條新動態顯示出來。

一張女生自拍視角的合照闖進視線,圖片上,易夢歪頭靠在傅明遠肩上,一臉甜笑。

阮凝腦子轟地一下炸開,下麵評論傅續出現評論——

“恭喜傅哥成功脫單,祝福祝福!”

“傅哥瞞了這麼久,終於捨得讓我們看看嫂子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