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冇等阮凝反應,傅明遠已經移開目光。他語氣平靜點單:“一杯荔枝奶綠,七分糖,不加冰。”阮凝還冇反應過來,就聽身旁的夏安冉冷聲響起:“不好意思,荔枝賣光了。”翌日清晨,阮凝被一陣窸窣的聲音吵醒。她起身下了床,走出臥室,就見傅明遠正站在沙發前穿外套。她走到男人身邊:“今天週日,你還要出門嗎?”“嗯。”傅明遠整理衣服的動作未停,“要去聽一個重要的講座。”...

翌日清晨,阮凝被一陣窸窣的聲音吵醒。

她起身下了床,走出臥室,就見傅明遠正站在沙發前穿外套。

她走到男人身邊:“今天週日,你還要出門嗎?”

“嗯。”傅明遠整理衣服的動作未停,“要去聽一個重要的講座。”

“那我……”阮凝本想說陪他一起,卻突然想到他不願意與自己同時出現在大眾視野。

掩下心中的落寞,她看著傅明遠柔聲道:“那我等你回來。”

男人聞言,抬起頭望向她的眼睛:“好。”

目光相接的那一秒,阮凝的心跳霎時劇烈,溢位無限期待與歡喜。

她將傅明遠送至電梯口,看著電梯門關上才轉過身。

往回走的每一步,莫名輕快。

因為心情明朗,阮凝將本就乾淨的屋子又認真打掃了一遍。

客廳沙發上,悅耳的鈴聲突然響起,在臥室整理衣服的阮凝快步走來。

她拿起手機一看,是閨蜜夏安冉的來電。

電話一接通,夏安冉焦急的聲音順勢響起:“凝凝,江湖救急!我的奶茶店今天爆滿,忙不過來了。”

阮凝輕嗤一聲:“算你運氣好,我剛忙完,這就來。”

說著,她飛速換好衣服出了門。

半小時後,港鋪奶茶店。

店裡人頭攢動,阮凝站在點單台後,目不暇接地整理著訂單。

一片嘈雜中,有個好聽的男聲傳來:“學姐還是喝上次的嗎?”

緊著著,就聽女聲驚喜道:“對,你居然記得。”

阮凝眉頭一蹙,這兩個聲音聽起來有些耳熟。

心下正疑惑,這時熟悉的男聲突然在她麵前響起:“服務員,點單。”

阮凝聞聲抬眸,收縮的瞳孔裡,是傅明遠詫異的視線,和挽著他胳膊的易夢。

冇等阮凝反應,傅明遠已經移開目光。

他語氣平靜點單:“一杯荔枝奶綠,七分糖,不加冰。”

阮凝還冇反應過來,就聽身旁的夏安冉冷聲響起:“不好意思,荔枝賣光了。”

易夢聞言,仰頭目光灼灼望向傅明遠:“那我們換一家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