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沐秋煙點進評論區,熱度最高的幾條映入視線。“磕到了,他們以後還會有互動嗎?想看。”“看這個情況,是學弟單方麵追求學姐啊。”“蹲一個後續,想磕。”下麵的評論不再有各種罵聲,沐秋煙本應該開心,可她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...

沐秋煙說完,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個想法,她急切開口:“可是陸知宴,他會同意嗎?”

江寒川看向沐秋煙:“雙方俱樂部已經溝通好了。”

他說著,垂在身側的雙手忍不住攥緊。

昨晚他和那邊已經儘力爭取彆的公關方式,可是管理層堅決不允許。

這件事來的太過突然,彷彿有人早早預謀好。

沐秋煙聽到江寒川的回答,心中殘存的希望徹底消失。

算了,這隻是權宜之計。

她頓了頓,纔開口道:“那我現在要做什麼?”

“發條微博。”江寒川說著,拿出手機,把公關文案發給了沐秋煙。

沐秋煙見狀,打開手機,在看到那條文案的一刻,諷刺地扯了扯嘴角。

幾分鐘後。

沐秋煙許久冇有更新的微博釋出了一條新動態。

“最近網上的輿論很多,陸知宴是我同係的學弟,希望大家理性吃瓜,不要被帶節奏。”

微博剛發出,評論鋪天蓋地的出現。

沐秋煙點進評論區,熱度最高的幾條映入視線。

“磕到了,他們以後還會有互動嗎?想看。”

“看這個情況,是學弟單方麵追求學姐啊。”

“蹲一個後續,想磕。”

下麵的評論不再有各種罵聲,沐秋煙本應該開心,可她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。

這次的事,似乎有人在暗中推動著她和陸知宴。

出神之際,江寒川的聲音喚回了她的思緒。

“秋煙,今晚你有一個直播任務,和陸知宴一起。”

沐秋煙輕聲應了句:“好。”

說完,兩人走出了會議室。

“秋煙,來打訓練賽了。”隊友見她出來,立刻道。

沐秋煙急忙走了過去:“好,這就來。”

kgl是去年纔開始舉辦,而gk女隊是今年春季賽剛剛創立。

除了沐秋煙,其他四名隊員都是上過場的。

作為這個團隊新加入的那個,沐秋煙還在不斷和隊友磨合。

訓練的時間過得很快,不知不覺間,一上午就過去了。

沐秋煙跟著隊友到樓下吃了午餐,簡單休息了一個小時,又繼續開始訓練。

傍晚時,沐秋煙回到了家。

她晚上還要直播,隻打了下午的訓練賽。

回到家,沐秋煙正在調設備,手機一條微信提示音響起。

她滑開鎖屏,就見陸知宴給她發了條訊息——七點開始直播可以嗎?

沐秋煙表情未變,回道——可以。

晚上七點,沐秋煙準時開播。

看著直播間不斷上漲的人數,沐秋煙柔聲道:“歡迎大家來到直播間。”

說完,她打開遊戲,還冇加載進去,一條組排邀請就彈了出來。

沐秋煙看著那個熟悉的昵稱,進入了房間。

投屏上,彈幕不斷飄過。

——秋煙和陸知宴組排了!

——我磕的cp成真了!

看著彈幕的內容,沐秋煙忍不住蹙起了眉。

這時,遊戲麥傳來陸知宴的聲音:“學姐,一起嗎?”

沐秋煙點開麥克風,淡淡道:“好,開吧。”

遊戲進入,沐秋煙選擇了中單西施,陸知宴選擇了司馬懿打野。

隨著係統一聲“歡迎來到榮耀”響起,沐秋煙操縱著英雄直奔中路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