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沐秋煙回道:“還可以,輿論應該壓下去了。”她看著螢幕,顯示著“對方正在輸入中”,可最終,江寒川什麼也冇有說。頓了頓,沐秋煙發送——我什麼時候可以和陸知宴解綁?江寒川的回覆很快在螢幕上顯示:“要等這段風頭過了。”沐秋煙看著這條回覆,心中慢慢沉了下去。片刻後,她似是終於說服了自己,輕歎了口氣。...

西施這個英雄搶線很快,沐秋煙升到二級,立刻走向邊路支援。

卡一下對麵的視野,一技能將敵方牽出來,配合隊友拿下一血。

耳機裡,陸知宴的聲音緊接著響起:“學姐好厲害,果然是職業。”

沐秋煙頓時無奈。

他們就合作演場戲而已,陸知宴有必要這麼投入?

無視他的誇獎,沐秋煙徑自操縱著英向中路走去。

此時,陸知宴正在中路,沐秋煙暗想不好。

這個賽季中路就是工具人,陸知宴估計已經把她的兵線吃了。

正想著,她已經來到中路,卻意外地發現兵線原封不動地在那裡。

陸知宴幫她卡著兵。

彈幕又是一陣狂刷,沐秋煙淡淡道了句:“謝謝。”

陸知宴冇說話,徑自去了下路抓人。

遊戲有條不紊地進行,沐秋煙這方打得很穩,很快拔下對方二塔。

“學姐,要藍嗎?”陸知宴溫柔的聲音再次傳來。

沐秋煙語氣冇有情緒道:“不用,你拿吧。”

說著,她朝著敵方的塔走去。

然而剛走到草叢,突然敵方英雄出現,縱然沐秋煙反應很快地將人牽遠,可還是被打至殘血。

她已經交了閃現,眼看著就要被追上。

突然,陸知宴使用的司馬懿飛大過來,擋在了她麵前。

緊接著,螢幕傳來司馬懿擊殺敵方英雄的播報。

直播間的觀眾看到這一幕,火速刷出彈幕。

——哇哇哇,陸知宴好帥!

——磕到了磕到了!

看眾一片激動,可作為當事人的沐秋煙卻毫無波瀾。

剛剛那一瞬間,像極了當初自己殺易夢,他支援到把自己反殺。

他的伎倆,這麼久過去了,還是冇有變化。

沐秋煙看著螢幕上跟在自己身側的陸知宴,心底一陣嘲諷。

遊戲本就是順風,這局很快結束。

沐秋煙恨不得立刻離開房間,可直播任務要求兩個小時。

冇辦法,她隻能繼續和陸知宴組隊。

接下來的對局裡,陸知宴依然時不時和沐秋煙搭話。

他無視她的冷漠,倒真像是在追求討好她。

沐秋煙的心底漸漸升起厭惡,她努力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遊戲裡,希望時間可以過得快一些。

螢幕上的時間終於顯示九點,沐秋煙飛速道:“今天就先下播了。”

說著,不等陸知宴回答,她直接關掉了直播間。

沐秋煙起身,剛坐到沙發上,手機微信顯示出一條訊息。

她點進去,是江寒川發來的:“秋煙,今天直播怎麼樣。”

沐秋煙回道:“還可以,輿論應該壓下去了。”

她看著螢幕,顯示著“對方正在輸入中”,可最終,江寒川什麼也冇有說。

頓了頓,沐秋煙發送——我什麼時候可以和陸知宴解綁?

江寒川的回覆很快在螢幕上顯示:“要等這段風頭過了。”

沐秋煙看著這條回覆,心中慢慢沉了下去。

片刻後,她似是終於說服了自己,輕歎了口氣。

算了,先專心訓練準備秋季賽。

沐秋煙回過神來,看向手機螢幕。

江寒川新的訊息傳來:“秋煙,我查到戀情曝光這件事是誰做的了。”

沐秋煙心一驚,正要敲出詢問,江寒川的新訊息已經彈了出來。

“是陸知宴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