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雅小說 >  清絕女主 >   清絕女主第3章

-

她嬌弱卻不嬌氣,很會看眼色,恭順又懂事,把王爺伺候得周到至極。在我們麵前,她也不擺公主架子,總是乖巧伶俐的。我們所有人,都喜歡她。隻是那時候我們都冇有想過,若是平朝皇帝的親女兒,真正的金枝玉葉,怎會如此紆尊降貴,討好自己家國的仇敵。...

她嬌弱卻不嬌氣,很會看眼色,恭順又懂事,把王爺伺候得周到至極。

在我們麵前,她也不擺公主架子,總是乖巧伶俐的。

我們所有人,都喜歡她。

隻是那時候我們都冇有想過,若是平朝皇帝的親女兒,真正的金枝玉葉,怎會如此紆尊降貴,討好自己家國的仇敵。

現在才明白,原來是個宮女啊。本來就是伺候主子的奴才。

我跟她說:「不必謝,您自求多福。」

她疲倦地閉上眼,這是我第一次見她顯出疲態。以前她總是容光煥發、兢兢業業的。

她輕聲說:「姐姐,我來這裡,隻求能活三年。」

我把她的原話傳給王爺。王爺道:「如果二十天後平朝的銀子送不來,我便將這假公主的腦袋做成酒壺,送給他們皇帝,停戰盟約也作廢。」

我想,南妃那顆精緻美麗的頭顱,若是被做成了酒壺,隻怕是天底下最可惜的事。

平朝,一定要爭爭氣啊。

二十天後,平朝的銀子冇有送來。

王爺大怒,決定撕毀盟約,對平朝用兵。

那日我去馬廄給南妃送飯。她的狀況不太好,傷口癒合很慢,還住在馬廄這樣惡劣的環境裡,太難熬了。

她吃了幾口,便吃不下了。她忽然問我:「姐姐,王爺是不是又要攻打平朝了?」

挺聰明的女人,我心想。她很懂王爺。

我說:「嗯。」

這一瞬間,她眼裡的光滅了。

就像正在盛放的花朵突然打了霜,蔫了。

被人揭穿身份,遭王爺暴打時,我都冇見她流露出這樣絕望的情緒。

當晚,她從馬廄消失了。我們以為她逃跑了,慌忙搜尋,發現她跑到了王爺的書房裡。

她跪在他麵前:「您答應過我,三年不對平朝用兵。」

「本王是對華陽公主承諾的,不是對你這個冒牌貨。」

她淒涼地問:「在王爺眼裡,隻要不是公主,就一文不值嗎?」

王爺想了想,回答:「本王不在意你是誰,你是個騙子。」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