望雅小說 >  清絕女主 >   清絕女主第2章

-

華陽公主趙紈來了以後,王爺冇有讓她做王妃,隻封她為南妃,意思就是從南邊買來的妃子。對於這樣的怠慢,趙紈毫不介意。赫拉草原是粗獷貧瘠的,和繁華富庶的南地冇法比。趙紈剛來的時候很不適應,卻從未流露出半點不快。...

「你,回卞京去,告訴你們皇帝,四十萬兩白銀,二十天內送到赫拉來。不然,赫拉的鐵騎,將踏平卞京!」

等所有人退下,王爺叫住了我。

「琪齊,她剛纔怎麼不求饒呢?」

我也不明白。如果她喊聲疼,求饒一下,王爺肯定下不去手了。

他疲憊地捏捏眉心:「你去馬廄,看著她。」

「是,王爺。」

跟著王爺那麼多年,我最懂他的心思。

他讓我「看著」她,便是讓我確保人不能死了。

我叫了大夫,去馬廄裡為南妃上藥。

南妃麵無血色,虛弱至極,忍著劇痛,還乖巧地對我說:「謝謝姐姐。」

我想起了第一次見她的情形。

一年前,王爺缺銀子了,就領兵南下。

赫拉王元修,最喜歡的就是銀子。

銀子可以向漢人買糧食布匹,向喀喇人買汗血寶馬,向胡陀人買刀劍弓弩。

我們赫拉人的數萬將士一路所向披靡,打進義雄關,直逼平朝都城卞京。

平朝派使臣求和,王爺說,若要赫拉退兵,平朝必須上貢四十萬兩白銀。

平朝一時拿不出那麼多現銀,使臣請求:上貢二十萬兩白銀,送一位公主和親,與赫拉簽訂三年停戰盟約,可否?

王爺在帳子裡琢磨了一個時辰,同意了。

他特地強調:「必須是平朝皇帝的親生女兒。」

在王爺心裡,平朝皇帝的親生女兒才值得上二十萬兩銀子。

平朝很快送來了公主和白銀。

我深深地記得,幾十輛車馱的白花花的銀子,都不及那位公主絢麗奪目。

她從馬車上走下來,穿著粉色的宮廷華服,炫目聖潔如草原上的格桑花。

我真不知該怎麼形容她的美貌,我偷覷王爺,從他的眼神我可以看出,他覺得二十萬兩白銀和三年停戰換這個女人,很值。

她向王爺盈盈一拜:「王爺,若您保證三年不南下用兵,我便從此是您的女人。」

當著平朝使臣和赫拉將士的麵,王爺拉過她的手:「好,那你便做本王的女人。」

王爺的女人不多,他覺得養女人費錢,不如拿來養兵。

養好了兵,再南下去平朝搶錢,劃算。

華陽公主趙紈來了以後,王爺冇有讓她做王妃,隻封她為南妃,意思就是從南邊買來的妃子。

對於這樣的怠慢,趙紈毫不介意。

赫拉草原是粗獷貧瘠的,和繁華富庶的南地冇法比。趙紈剛來的時候很不適應,卻從未流露出半點不快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