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弟弟給我點了碗麪,說:“姐,自從我和卉卉談戀愛了,我才知道以前我有多鋪張浪費,在她的熏陶之下,我決定一切從簡!”如果冇有理解錯的話,他這是在給周卉拉分?可是我並不覺得周卉有多樸素無華。我弟弟送的包雖談不上昂貴,但也不便宜。...

根據定位找過去時,弟弟正埋頭呼啦呼啦吸溜麪條。

我四處瞧了眼,這裡人聲嘈雜,擁擠逼仄,不由覺得驚訝。

我那有潔癖的弟弟,居然受得瞭如此糟糕的環境。

“怎麼選在了這裡?”

弟弟給我點了碗麪,說:“姐,自從我和卉卉談戀愛了,我才知道以前我有多鋪張浪費,在她的熏陶之下,我決定一切從簡!”

如果冇有理解錯的話,他這是在給周卉拉分?

可是我並不覺得周卉有多樸素無華。

我弟弟送的包雖談不上昂貴,但也不便宜。

說送人就送人。

這是拿彆人的錢假裝大方嗎?

並且,她也冇有弟弟形容的那般平易近人。

我問他:“你真的瞭解周卉嗎?”

弟弟驚訝地抬起頭,“當然了,這幾個月我和卉卉經常約著出去,她是個什麼樣的人我很瞭解。”

我歎了口氣,不忍打擊他的興致,“什麼時候組個局,正式介紹我們相互認識吧。”

“姐,你這是願意接受她了嗎?”弟弟滿臉激動。

我埋頭吃麪,不承認也不否認,“有待考量。”

弟弟卻覺得周卉成為徐家媳婦是板上釘釘的事,青澀的臉上滿是希冀。

“卉卉是個好姑娘,她不會讓你失望的。”

他三兩口吃完了麵,留了現金在桌上。

我抬眸看了他一眼,“去哪兒?”

弟弟說:“我和卉卉約好了,要陪她敬老院當誌願者,不能食言。”

話落,一溜煙跑冇了影。

見此,我胸口略有些鬱悶。

長這麼大,弟弟從來冇對我這麼殷勤過。

吃完麪後,我回寢室打算繼續收拾。

不想,我放在角落裡的行李箱,居然被人打開了。

我那些摺疊整齊的衣服,居然被人翻亂了,散了一地。

甚至還有得都丟在了垃圾桶邊。

我氣得不輕。

看了一圈,寢室裡隻有一個人。

她蹺著二郎腿躺在床上打遊戲,操著一口粗魯難聽的臟話,全是戾氣。

我伸手拿掉她的手機扔到一邊。

她立即激動地彈坐起來,大吼,“你乾嘛?”

“這是怎麼回事兒?”

我指著垃圾桶問。

她麵上閃過不耐,冇好氣道:“又不是我乾的,我怎麼知道?!”

聽到這話,冇把我氣笑。

我總共出去不到一個小時,難道還有人能進來搶劫不成?

我緊緊地盯著她。

在我的逼視下,她有些受不住,心虛地彆開眼。

見狀,我恐嚇,“這些衣服加起來怎麼說也有小十萬了,屬於重大的財產損失,如果我報警,恐怕整個寢室的人都會被傳訊調查吧?”

她臉色白了白。

下一秒,不知道想起什麼,倨傲開口,“嚇唬誰呢?有卉卉的男朋友在,一般人還對我們造不成威脅。”

喲嗬!

這是間接承認了嗎?!

我活了二十二年,從未想過有一天,類似於霸淩的行為會出現在我身上。

而我和這些人萍水相逢,唯一的交鋒就是看不慣周卉的行為,我嘴賤多說了兩句。

我倒要看看,這些人能有多橫。

晚上,周卉回來時,穿了一條新裙子。

我掃了眼,是某家高奢新出的款式,售價兩萬多。

另外兩個室友都在捧她臭腳。

“卉卉,你男朋友對你真好,聽說這條裙子是限量版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