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我上了弟弟的邁巴赫。舍友轉頭就在校群裡罵我,“不要臉,上趕著當三。”我當即把這條訊息截圖給我弟。但凡我讓她進了我家門,都是我的不對!弟弟耍了個女朋友,叫周卉。...

我上了弟弟的邁巴赫。

舍友轉頭就在校群裡罵我,“不要臉,上趕著當三。”

我當即把這條訊息截圖給我弟。

但凡我讓她進了我家門,都是我的不對!

弟弟耍了個女朋友,叫周卉。

聽說是個勵誌上進的姑娘,整天說:“阿進,我和你談戀愛並不是因為物質,隻是單純我愛你。”

弟弟總是在我麵前誇她雲雲。

聽得我耳朵都快要起繭子了。

為了一探究竟,我嚮導師申請項目,去她們學校交流學習。

搬到她們寢室那天,周卉正在發包。

那價值一萬的包被她隨手丟給室友。

室友感激涕零,“卉卉,能和你當室友,真是三生有幸!”

周卉擺了擺手,一口慵懶的語氣裡全是得意。

“我那富豪男友好哄,隻要我說點好聽的,他恨不得把天上的月亮摘下來給我。”

聽到這話,我氣得有些急。

我和我弟雖然家境優渥。

但家裡對我們的教育抓得很嚴。

平時的零花錢都有限額。

可最近他向我借錢借得厲害。

弟弟不是個會花錢的主。

起初他找我借錢時,我以為他遇到了什麼困難,當即給他轉了十萬過去。

可冇到一週,他又來找我。

我察覺了異常,幾番追問之下,才知道他交了女朋友。

“所以,這些錢你都給了你女朋友?”

弟弟麵色窘迫,有些難為情。

下一秒,他又急忙解釋,“姐,你放心,這些錢都是我自願給卉卉的,她家經濟上有困難,所以我想幫幫她。”

看他一臉怕我誤會的樣子,我又笑又氣。

敢情我養了十幾年的弟弟還是個戀愛腦?

我倒也不是酸他給女朋友花錢。

主要是怕他被騙了。

這孩子打小就單純,彆人給他根棒棒糖,他轉頭就巴巴地舔上去。

因此我看到周卉如此輕賤我弟弟的心意時,氣不打一處來。

我忍不住開口,“你男朋友的錢也不是大風颳來的,他送你的東西,你轉手就給彆人了?”

熱鬨的氣氛登時凝結。

那些接受饋贈的室友,似乎覺得那包有些燙手,伸手接包的動作略有遲疑。

周卉不滿道:“你有病吧,他送了我就是我的東西了,我想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!”

說得說幾分道理。

我臉還冇大到能管我弟談戀愛的事。

不過,她下一句話就是在我雷區蹦躂了,“或者說,你是眼饞?”

這話一出,立即引發了其餘幾人的附和。

“卉卉,我看就是這樣了,你看她穿得多寒酸!估計家庭條件不好,所以嫉妒了。”

“有些人啊,眼紅病該治治了。”

周卉瞄了我一眼,笑道:“不用和她一般計較,畢竟不是誰的命也能像我這樣好的!”

這時,弟弟剛好給我發來訊息。

“姐,你見到卉卉了吧,她是不是很好相處?”

光看這句話,都能聯想到他打字時的洋洋得意。

我失笑,收起手機。

抬眸,恰好對上週卉自得的眼神,隨口道:“但願你的命能永遠這麼好。”

周卉臉色一變,想要反駁。

我搖了搖手機,打斷她,“抱歉,有約了。”

說罷,我在她們夾雜著不屑的目光中走出了寢室。

弟弟約我在一家蒼蠅館見麵。

他奉了爹媽的命令,來看我是否安置妥當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