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蘇乘羽,你個勞改犯,死啞巴,竟恬不知恥的跑我的生日宴來。你怎麼不死在監獄裡?”凱倫酒店宴會廳中,一身禮服,氣質高貴,美豔動人的薑語嫣抬手一耳光扇在她丈夫蘇乘羽的臉上,引來全場賓客的圍觀。“看看你這幅死德行,有哪一點配得上我?明天民政局離婚,你馬上給我滾,多看你一眼,我都覺得噁心!”薑語嫣盛氣淩人,抓住蘇乘羽的衣領,將他推得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...

“蘇乘羽,你個勞改犯,死啞巴,竟恬不知恥的跑我的生日宴來。你怎麼不死在監獄裡?”

凱倫酒店宴會廳中,一身禮服,氣質高貴,美豔動人的薑語嫣抬手一耳光扇在她丈夫蘇乘羽的臉上,引來全場賓客的圍觀。

“看看你這幅死德行,有哪一點配得上我?明天民政局離婚,你馬上給我滾,多看你一眼,我都覺得噁心!”

薑語嫣盛氣淩人,抓住蘇乘羽的衣領,將他推得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在地上。

蘇乘羽難以置信,曾經說要跟他白頭到老的妻子,竟變得如此無情冷漠。

憤怒的蘇乘羽由於是啞巴,嘴裡說不出話來,隻能用手語比劃道:“我是替你坐的牢,你憑什麼嫌棄我是勞改犯?”

蘇乘羽心中意難平,他不甘心啊!

三年前,薑語嫣開車撞死人逃逸,嶽父一家苦苦哀求,蘇乘羽這才背了黑鍋,替薑語嫣頂罪坐牢。

冇想到,三年刑滿釋放歸來,本以為妻子會對他感恩戴德,卻冇想到會遭到如此待遇。

“冇錯!你是替我坐牢,那又怎麼樣?你以為我會感激你嗎?傻狗!有本事,你找警察說去。我倒要看看,有誰會相信你!死啞巴!”薑語嫣冷笑道。

賓客們頓時嘩然。

“原來開車撞死人的是薑語嫣啊?”

“那又怎麼樣?誰讓他是個啞巴,說不出話呢,活該讓他背黑鍋!”

“畢竟是個入贅的窩囊廢女婿,能給薑語嫣頂罪,也算是廢物利用嘛。”

冇有人同情蘇乘羽,畢竟這些人都是薑家的親戚朋友,認為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!

“你知道這三年,我在監獄裡是怎麼度過的嗎?我差點死在裡麵!”

蘇乘羽口不能言,便隻能用手語表達自己的憤怒。

“那你真應該死在監獄裡的,你這種窩囊廢,活著也是無用!”

薑語嫣冷哼道:“本來想等你刑滿出獄後,再跟你攤牌。既然你今天來了,咱們就把話挑明瞭吧。我從來冇有愛過你,而且極度厭惡你,跟你在一起的每一刻,我都感覺很噁心。”

薑語嫣決絕而冷漠的話,如一把利劍,猛然間刺入蘇乘羽的胸膛,讓他痛不欲生。

“為什麼?為什麼!你以前不是這樣的!你說過你愛我,會跟我生孩子,跟我白頭到老的!”

蘇乘羽滿臉絕望,瘋狂的用手比劃著。

“傻狗,我從頭到尾都在騙你,利用你而已!跟你結婚,是因為你們家豐厚的家產,否則我會忍受你這窩囊廢?”

“你家老頭子留下的遺產還真是不少,房產和那老東西收藏的古玩字畫,我全都賣掉了,一共兩億,都在我手裡,你一毛錢也彆想得到!”

薑語嫣毫不顧忌的向蘇乘羽展現自己的陰險惡毒,反正蘇乘羽如今是個勞改犯,在這裡舉目無親,冇有人會幫他,隻能任憑薑家欺辱宰割。

蘇乘羽此刻終於明白了一切,徹底死心,徹底絕望了。

從頭到尾,一切都是虛情假意,一切都是利用。

他恨自己太天真,竟然相信薑語嫣愛他,相信嶽父一家都是好人。

蘇乘羽怒目圓睜,顫抖著手抬起來,指著惡毒的薑語嫣,滿腔悲憤,無處發泄,心中絕望至極!

“生氣了?有本事,你罵我,打我啊!”

薑語嫣往前一步,又一巴掌扇在蘇乘羽的臉上,冷笑道:“廢物,你這一輩子都是廢物!連罵人都罵不出來,看你這死德行,連狗都不如,狗受了委屈,還知道叫喚幾聲呢!”

蘇乘羽徹底崩潰,噗的一聲,噴出一口血來,麵如白紙,身體搖搖晃晃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“傻狗,看你這樣子,快要被氣死了吧!那我就大發慈悲,再告訴你兩個秘密,讓你死得瞑目些!”

薑語嫣抬腳用高跟鞋踩在蘇乘羽的腦門上,看見蘇乘羽這幅絕望,無助的樣子,便覺得心中痛快!

“我跟你結婚那天,你喝醉了。你的好兄弟陳俊,替你跟我圓房了,就當著你的麵,跟我滾床單。你就睡在地上,跟死豬一樣,一無所知。”

薑語嫣的話,再度給了蘇乘羽一個暴擊。

這時,蘇乘羽最好的兄弟陳俊站了出來,摟住薑語嫣的腰肢,得意道:“蘇乘羽,你彆怪我這個做兄弟的不講義氣,誰讓你是個性無能呢?作為好兄弟,我隻能代勞了。”

妻子的背叛,最好的兄弟給他戴綠帽子,還當眾揭露出蘇乘羽不堪的秘密,這一道道殘酷的暴擊,幾乎將蘇乘羽徹底摧垮。

人生的奇恥大辱,也不過如此了!

賓客們哈哈大笑,冇人覺得薑語嫣和陳俊之間不光彩,誰讓陳俊家裡有錢有勢呢。

這家酒店,就是陳俊家開的!

“嘖嘖,男人活成這樣,真不如死了算了。”

“他哪裡算是男人,冇聽陳少說他是無能的軟頭龜嗎?”

“準確的說,他應該是一隻綠毛軟頭龜。”

眾人無情的嘲諷,成為了壓倒蘇乘羽的最後一根稻草。

他怒火中燒,咬牙切齒,隻能在心裡大罵著這對狗男女,猛然間從地上衝起來,撲向了陳俊和薑語嫣。

“艸!還想跟我動手?找死!”

陳俊眼疾手快,一拳砸在蘇乘羽的臉上,把他打得鼻血狂飆,摔了個狗吃屎。

陳俊一腳踩在蘇乘羽的頭上,狠狠踐踏著,旋即彎腰道:“第二個秘密就是,在監獄裡,差點把你打死的人,是語嫣讓我安排的。隻是你小子命大,竟然活著出來的。不過看你現在痛不欲生的樣子,倒是更有趣些。”

蘇乘羽此時已經被徹底逼瘋了,用力一掙紮,旋即張開嘴,一口咬住陳俊的小腿。

陳俊吃痛,慘叫一聲,另一隻腳狠狠的踹在蘇乘羽頭上,將他踹開。

蘇乘羽滿嘴是血,無比猙獰。

“狗東西,竟敢咬我,我弄死你!”

陳俊抄起一把椅子,砸在蘇乘羽身上,對他一頓拳打腳踢,蘇乘羽無力掙紮,生無可戀,眼看著要被陳俊活活打死。

“阿俊,這麼多人看著呢,彆真搞出了人命。把他扔出去,讓他自生自滅吧。”

薑語嫣可不想弄出人命惹麻煩,陳俊這才罷手,對奄奄一息的蘇乘羽吐了一口吐沫,旋即叫來保安。

“把這條死狗給我扔出去!”

保安一人拽著蘇乘羽的一隻腳,直接拖出了酒店,扔在旁邊巷子的垃圾堆裡。

又臟又臭的垃圾堆裡,蘇乘羽一動不動,感覺自己就要死了。

今天發生的一切,徹底摧毀了他,心想與其窩囊屈辱的活著,倒不如死了一了百了。

蘇乘羽閉上了眼睛,眼淚滑落而出,這時,他腦海中突然浮現爺爺慈祥的麵孔。

“乘羽,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,這是你命中的劫數。站起來,好好活下去,渡過此劫,你將會脫胎換骨。”

爺爺的聲音在腦海中響起,蘇乘羽猛然間睜開了眼睛,無聲痛哭著,心裡不斷叫著:“爺爺……”

他積攢著力量,緩緩站了起來,告訴自己,不能就這麼死了,他要報仇,要讓薑語嫣和陳俊這對狗男女付出代價!

他跌跌撞撞從巷子裡走出來,然而冇走多遠,便被兩名蒙麵大漢攔住。

“小子,陳少讓我們來送你一程!”

旋即,蘇乘羽被大漢拖進另一條漆黑的巷子裡,一名大漢,掏出一根繩子,勒住了蘇乘羽的脖子,要將他活活勒死!

蘇乘羽雖拚儘全力掙紮,卻無濟於事,嘴巴一張一合,發不出半點求救的呼喊聲,窒息的感覺襲來,蘇乘羽不斷翻著白眼,眼看便要氣絕身亡了!

就在此時,蘇乘羽腦海中再度響起爺爺的聲音,如洪鐘大呂,振聾發聵!

“命劫已破,封印解除!蘇乘羽,醒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