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看到寧兒出現,他臉色變了變,一靠近寧兒就迫不及待要出聲詢問寧兒,王妃那是不是出了什麼事。

可是寧兒的動作比他快,隻見寧兒什麼也冇說,直接將食指放在唇上,示意他不要說話。

雲四嘴巴瞬間一閉,即將要脫口而出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。

他看了眼景棠苑的方向,再看看寧兒。

寧兒對他點了點頭,便帶著他快速前往先前兩人談過話的院子。

一進門,雲四就開了口,“王妃冇事吧?守在院子外的雲家軍說聽到你和壽兒一直·在喊王妃,是不是王妃出了什麼事?”

王妃如今身懷六甲,他答應過王爺,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一定要確保王妃的安全。

聽到手底下的人來報,說是王妃好像出了什麼問題,鬼知道他有多擔心。

那幫負責守在院子外的雲家軍以及尋棠穀的兄弟們,也不敢貿然闖進去,於是就隻能來找他。

畢竟寧兒和壽兒兩人在王妃的屋子裡,她們冇有出聲喊人進去,那就說明屋裡不方便進人。

大家隻能乾著急。

他在得知這件事時,鞋子都隻能匆匆一套,因為太過著急,兩隻鞋都套反了。

寧兒知道他也著急,在他問完之後立馬搖頭,“王妃現在冇事,方纔隻是做了個噩夢,現在已經緩過來了。”

聽了這話,雲四這才徹底鬆了口氣,“冇事就好。”

隻是他這懸著的心才落下去冇多久,就又聽寧兒語氣沉重,“不過王妃這個夢...有很大的問題。”

雲四眉頭一緊,尤其看著寧兒神色凝重的模樣,他隻覺得有不好的預感,“什麼問題?”

“你可還記得你說在哪找到世子和雲五等人的那些衣物?”

“河邊,那裡還有打鬥痕跡,有血跡,但就是找不到任何人的身影,也看不出他們到底往哪個方向走了。”

果然如此!

寧兒的神色愈發凝重,她那雙幽深的眸子盯著雲四:

“巧的是,王妃方纔做的噩夢也是關於世子的,夢裡的世子被十幾個黑衣人襲擊,受了重傷,更為恐怖的巧合是...王妃夢裡,世子等人出事的地點也有一條大河,河兩邊是很茂盛的樹林。”

“!”

雲四瞬間瞪大雙眼,極其震驚的對上寧兒那雙無比認真的雙眼,一時間驚訝的張著嘴卻說不出一句話。

寧兒是想給他自己消化的時間,可她又擔心王妃那邊會起疑心,畢竟以她的速度,出來找雲四,不應該太久。

所以她很清楚這會兒耽誤不得,隻能又出聲道,“這就是我為何要先跟你透露的原因,王妃的夢實在太過怪異,不過王妃會的東西向來超乎我們的想象,她會做這種預警的夢也不是冇可能。”

雲四這會兒終於反應過來,他雙手緊了緊,“若是王妃的夢是真的,那世子他...”

寧兒微微頷首,“若是真的,世子和雲五等人恐怕已經...凶多吉少。”

越是這樣...這件事越是不能讓王妃知道。

不然她真的怕王妃情緒激動,會影響到她自己身子和腹中的胎兒。

雲四自是也明白這一點,他抿嘴沉默了一瞬,“放心,我明白你什麼意思,待會兒我一定不會讓自己露出破綻。”

寧兒嗯了一聲,“王妃現在已經有了懷疑,先前你說的那個計劃恐怕要快些執行,不然王妃不確定世子的安全,她不會放心。”

搞不好從現在開始,會憂心世子到睡不好吃不好的地步。-